• <td id="egs00"><button id="egs00"></button></td>
  • <table id="egs00"></table>
  • <td id="egs00"></td>
  • <li id="egs00"><button id="egs00"></button></li>
    <td id="egs00"></td>
  • <table id="egs00"></table><td id="egs00"></td>

    您所在的位置:首頁 > 傳媒

    《杰商書畫》 著名山水畫家鄭鴻福作品展

    閱讀數: 4984

     

           鄭鴻福,陜西美術家協會會員、西安美術家協會會員、中國水墨藝術研究院副院長、西安雁塔美術家協會顧問、西安末央美術家協會名譽主席、陜西省山水畫研究會理事、陜西長安畫派藝術研究院研究員、國家一級美術師。
           多次參加國家,省市畫展,部分作品獲獎,其中,作品《溪畔》獲陜西美協畫展優秀獎。作品《兩河口》獲省雪茹杯書畫展一等獎,作品《山水》獲陜西省寫生展優秀獎,作品《唐大明宮》獲大明宮名家邀請展二等獎。
           1982年在西安辦個人畫展,1992年在陜西省美術館參加10人畫展,2007年參加中國美協扶貧畫展,2009年在省美術博物館參加"23人寫意山水畫聯展’,2011年多幅作品應邀赴日本參加畫展,2014年分別在西安亮寶樓和天水美術館舉辦個人畫展。2016年在西安國際美術城美術館辦十人迎春畫展;2018年參加中俄地方合作畫展獲優秀獎。2019年在省國畫院圣普美術館舉辦扇面小品展;多幅作品被陜西美術館、陜西美術博物館,中央電視臺等單位和個人收藏:出版鄭鴻福畫集多部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天道酬勤——文,趙振川

           中國畫重視對筆墨的錘煉和創新,對筆墨的認識和理解是評判藝術家品味格調和藝術成就高低的標準,鄭鴻福在長期的繪畫生涯中,堅持以氣運筆,以意領筆,以彩墨韻統領畫面。從他的作品中可以看出他長期藝術實踐所做的探索和追求,因而他的畫才耐人尋味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      鄭鴻福自幼喜歡丹青,在學習和工作之余癡迷于搗騰筆墨,堅持從基本功練起,執著而認真。向傳統學習,更重要的是向生活學習,不斷到大自然中體驗,把對生活的熱愛用筆墨表現出來。我說過,作畫要學會創作,在尊重客觀、研究客觀的基礎上去創作,前題條件是要帶著感情到生活中去認真觀察,切身體會,細心研究和領悟,從生活到創作,再從創作到生活不斷創作積累。不斷到生活中發現新的東西,喚起新的感受,提練新的筆墨。到大自然中學習,先清楚,即看到的生態的擺布,山的結構,山脈走勢等,對自已表現的對象要熟悉,在此基礎上再有筆墨情趣,畫自已的感受,畫自已心目中的景,筆墨的濃淡干濕,線條的粗細長短,布局的開合聚散等等。只有在生活這個染缸中主動地泡過,才會對創作得心應手??v觀鄭鴻福的作品,可以看出他在這方面的努力,像《溪畔》、《秋牧》等最近的一批新作品就很不錯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      繪畫的實質是要在筆墨語言上尋求突破,創作要出新,首先是筆墨要出新,對筆墨的錘煉最終要落腳到創作,生活的積累和磨勵必然服務與創作并最終促成創作的突破。相信鄭鴻福再下工夫,一定不負眾望,攀上新的高度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如之境——鄭鴻福的畫

    文 杜愛民

           據我所知,鄭鴻福隨趙振川學習山水畫已有20年了,在趙振川眾多的學生中,鄭鴻福是一個少言寡語的人。每隔一段時間,他來到趙振川的畫室,看老師作畫;有時帶著自己新畫的作品,請老師指點,有時空著雙手,安靜地在一旁觀看,用心體會老師用筆的過程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      我讀過不少鄭鴻福所繪的山水畫作品,大幅的、小幅的都有。作為成熟的畫家,他已形成自己的面貌,并且能夠將自己的感受和對國畫的認知,融入到自己的創作之中,形成自己山水畫的獨特意味與氣韻。這是一個畫家能否確立自己繪畫獨立存在的關鍵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      鄭鴻福給我的印象厚道本分。他畫得很慢,也畫得扎實,但不死不僵,能畫出實中的虛;看他的畫,便可知道:對于虛實關系的處理他自有一番自己的理解。在中國畫的傳統里,能夠由實入虛,由虛返渾,代表著一種極高的追求,可見鄭鴻福在創作上是有理想的,對自己的要求極高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      在今天這個各方面都講求快速的環境里,鄭鴻福不受干擾,安靜地沉潛于自己的繪畫創作中,絲毫不見他著急過,談定從容,又自適自信地堅守著自己在繪畫中的追求。在自己的繪畫中停下來,沉靜下去,回歸心靈,發現自我,自在又自尊,讓人感到了他的尊嚴,也令人內心敬佩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      鄭鴻福的筆線拙厚,在宣紙上顯得很沉穩,立得住,入得進去。他筆底的意味澀拙,并且見情見性,非常寬博,就像他這個人一樣,厚樸之中透著大氣,細微之處藏著大象。一個畫家在繪畫里顯得聰明過人,未必是好事情,就像果子一樣,熟透了就會變軟,會爛掉的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      鄭鴻福的畫所以耐看,還因為他筆墨所包含的重量感,在點線之間有一股硬氣。讀他的山水畫,總會覺得這個人的畫面有一種逼人和奪目的東西,有一種力量貫通在他的繪畫之中,很像他本人的氣質和性格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      現在有些畫家的畫,想法太多。似是而非,惘顧左右,語焉不詳,東躲西藏的。討巧討好,圓滑夸張,少了樸素和單純。鄭鴻福的畫與之相比,仍然保留著一個人在日常生活、行為舉止里的剛楞勁兒。他畫的氣息,也顯得非常飽滿,沒有縮頭縮腦的東西,完全率直地表現了自己內心的所想,和自己認為的本真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   “如”是最舒服、徹底放松的狀態,就像嬰兒在母腹之中一樣。有時候,進入中國畫的創作,需要這種能放得下的狀態。我們能夠看到當今許多畫家,已經在作品中露出了疲態:為錢所累,被名所困,受利益的驅使,繪畫的精神性急速地萎頓。這樣的狀況,對于創作是有害的。

          我一直認為,畫家個人的境界同繪畫所達致的境界是統一的。有什么樣的人生,畫最終就會表現出什么樣的境界。

       “如”之境,也是國畫境界中的一種,能進入其中,與之臻同,需要靠修養來補充。但對鄭鴻福來講,一切都在天性中,只需要用心守護,不受別的干擾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上一篇
    下一篇
    亚洲日韩欧美一区二区三区在线